热线:13723801045

莞式桑拿

时间:2020-07-07

安城五院,慕晚歌进了医院直接往住院部走,沿路看到医生护士都熟悉的打了招呼,直到停在中间一间普通病房外,推门而入。

  一间病房里有四张病床,慕晚歌从进门一一笑着打了招呼,然后往最里一张床走过去。

  “妈。”

  慕晚歌见躺在病床上的秦淑芬见到她抬手,立刻主动伸手握住在床边坐下。

  “晚晚,这个时候怎么过来了?”

  秦淑芬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手握着慕晚歌气若游丝的开口问,没多少力气握了握慕晚歌的手关心的低语:“我听医院的小护士说,医学院的课业重,你晚上就别往这边跑了。”

  “我想你了嘛。”

  慕晚歌握着秦淑芬的手在脸上蹭了蹭,撒着娇。

  “你啊,都快二十的人了,还跟个孩子似的。”

  秦淑芬嘴里在唠叨,但眼底藏不住对慕晚歌的宠爱。

  “不都说在妈妈的眼底孩子再大也都还是孩子吗?我就要在妈妈面前撒一辈子的娇,妈,好不好?”

  慕晚歌握紧秦淑芬的手,撒娇的问。

  这一问,秦淑芬神色明显凝重了几分,看着红着眼眶对着撒娇自己的女儿,嘴角勾起一抹慈爱的笑容温声道:“好。”

  ……

  “阿城在外地还好吗?C城都零下十几度了,让他注意保暖别受了寒。晚晚啊,阿城是个有心的好孩子,有他照顾你,妈也放心。”

  秦淑芬握着慕晚歌的手和她说着体已话的,提到阿城,眼底流露着满意之色。对这个认定的未来女婿,她还是很满意的,不管怎么说,从小看到大,知根知底的。

  慕晚歌握着秦淑芬的手坐在床边,在听到阿城两个字的时候,脑海中浮现出昨晚报纸上看到的内容,心口一刺。强压着心底翻涌的情绪,不想让病中的母亲看出异样,笑听着。

  直到秦淑芬的主治医生林安阳从外走进来,在看到慕晚歌的时候,眼底神色深了几分。看了前面三床的病人,便往最里走来。

  打了招呼,慕晚歌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林安阳给秦淑芬检查。

  “病情很稳定,放宽心,好好休息把身体先调理好。”

  ……

  站在床边和慕晚歌聊了一会儿,这才离开。出门前林安阳看了一眼慕晚歌,这才转身往外走。慕晚歌帮母亲调好床盖好被子拉上帘子,在秦淑芬的叮咛声中转身往外走。

  慕晚歌出了病房刚要去找林安阳便看到他站在不远处等着她,立刻快步走过去,随他一起去了他办公室。

  ……

  半小时后,慕晚歌从林安阳的办公室走出来,进电梯,出电梯,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外走。

  已经快九点,医院门口人很少,慕晚歌走到安静的一角慢慢蹲下,双臂抱住自己,强忍的眼泪从眼眶里肆意滚出。

  “小师妹,秦阿姨的身体状况已拖不得,必须尽快手术,最多也只能再拖一两天,再拖只怕……”

  肩膀颤的更厉害,慕晚歌没忍住哭出声来。母亲从把她孤儿院带回家便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般的疼爱着,她怎么能让母亲有事……

  阿城……

在线咨询

在线预约